在体制里呆了这么多年,吴惠文比谁都清楚,人事任命不到最后盖棺论定的那一刻,随时都有变化的可能,所以今晚郑国鸿同她谈话完后,吴惠文心里虽然激动,但她仍不敢表现得太兴奋,万一最后关头出现了什么了变动,那她就白高兴一场了。

不过吴惠文也清楚,郑国鸿是一把手,在组织人事任命上,郑国鸿拥有最大的话语权,郑国鸿既然有了让她到江州主持工作的想法,那她的希望就是最大的,至少在所有有希望担任江州市書记一职的人选里,她胜出的概率已经远超其他人。

说实话,吴惠文对这个结果是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之前骆飞出事,吴惠文并没有对江州市書记一职动过什么念头,因为她潜意识里觉得郑国鸿肯定会顺势将郭兴安提起来,没其他人什么事,没想到郑国鸿竟然考虑到她,这无疑让吴惠文大为意外,郑国鸿这么做,就不怕让郭兴安失望?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是吴惠文该考虑的问题,郑国鸿也许对郭兴安有其他安排,反正她相信郑国鸿处在那个位置上,肯定是有通盘全局考虑的。

吴惠文片刻的失神,乔梁这时已经帮吴惠文倒了一杯红酒,“吴姐,咱们得先干一杯,这杯酒预祝你更进一步。”

“我看你是乱弹琴,八字没一撇的事,你就在这瞎嚷嚷。”吴惠文嗔怪道,难得露出了俏皮妩媚的一面。

“吴姐,我觉得你这次肯定没问题,相信我。”乔梁笑了起来,“今天郑書记让你到江州来陪同考察,肯定是有深意的。”

“上意难测,咱们只管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吴惠文淡淡地笑道,并没有跟乔梁提及郑国鸿晚上跟她谈话的事。

“吴姐,还是你厉害,这种时候你还能处之泰然,从容自若,就冲着你这心境,不愧是当大领导的人。”乔梁笑着冲吴惠文竖起大拇指。

“怎么,你还拍上我的马屁了?”吴惠文笑道。

“吴姐,我这是实话实说。”乔梁咧嘴一笑,盯着吴惠文直勾勾看着,“就拿吴姐的皮肤状态来说,我觉得一点也不输二十几岁的姑娘,甚至比她们还白嫩,要是有人说吴姐已经上四十岁了,我第一个不信。”

“小乔,你今晚嘴巴是抹了蜜吗?”吴惠文咯咯直笑,要是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吴惠文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只会当笑话去听,但偏偏从乔梁嘴里说出来,却是让吴惠文听得心情愉悦。

乔梁笑道,“吴姐,我说的是真话,你的皮肤状态很好,很多年轻小姑娘都比不上。”

“是吗?”吴惠文瞅了瞅乔梁,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

吴惠文盯着乔梁看了好一会,乔梁反倒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自己脸颊,道,“吴姐,我脸上没長花吧。”

“没有。”吴惠文笑道。

“那你老盯着我看干嘛,看得我怪不自在的。”乔梁跟着笑。

“我看你長得帅。”吴惠文说完,自个忍不住笑了起来,乔梁说她長得比小姑娘嫩,她说乔梁長得帅。

两人喝酒时,市里,徐洪刚所在的会所,徐洪刚和那鼻梁带痣的男子谢伟东正聊着一些事情。

这两天,徐洪刚让谢伟东注册了一个公司,他这是在着手为今后做一些准备,因为在前两天,徐洪刚已经开始在幻想自己当上江州市的市長了,尤其是前两天晚上去省城黄原,苏华新第一次明确表态支持他担任江州市市長,再加上徐洪刚自己的谋划也都十分顺利,因此,徐洪刚跟打了鸡血一般,觉得他距离江州市市長的宝座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因此,徐洪刚开始着手为今后做准备,让谢伟东去注册公司,并且让谢伟东当公司法人,将谢伟东推到台前,就是徐洪刚的谋划之一,他准备今后让谢伟东当他的白手套。

而让谢伟东注册这个公司的目的,则是徐洪刚打算去承接冠江实业有限公司从中天集团承接的那两个大工程,如今骆飞完蛋了,冠江实业公司也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对方想再从中天集团那里捞好处显然是不可能的,之前吃进去多少,现在都得吐出来,徐洪刚无疑看中了这块肥肉,所以才让谢伟东注册公司,准备将冠江实业的工程承揽过来。

谢伟东这两天已经将公司的事搞得差不多了,这会正跟徐洪刚汇报,不过谢伟东很快就注意到徐洪刚有些心不在焉,这让谢伟东有些纳闷,之前迫不及待让他注册公司的是徐洪刚,现在看着不上心的也是徐洪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